暮色雨烟

灵感型写手,有灵感就爆更,没灵感可能半年都不更。喜欢画画但画的不好。

【承dio】错觉 一发完,短小

这是第一次在lofter上面发文
脑洞来自 @cttong-虿 太太
是建立在jd上的承dio

小学生文笔orz
ooc预警

下面正文










  dio抬头,一张刚毅的脸出现在他面前。少年原本紧皱的眉头现在已经松开,虽然脸上没有笑容,但有一股温柔从少年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眼前的面容熟悉却陌生,dio控制不住地发出两个音节。
 
“ジョヅョ?”

一百年前
dio和乔纳森的关系一直都很微妙,在外人看来是这样的。他们是义兄弟,但彼此之间总隔阂,像一堵无形的墙。乔纳森一直在试图打破这面墙,而dio一直在修补这面墙。乔纳森的执念令人惊叹,整整七年。dio知道乔纳森坚持的原因,而乔纳森或许自己都不知道,亦或者他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乔纳森怀有的感情是不被世人接受的。
  那天dio在翻找乔纳森房间里的东西时,发现了一本日记。里面有乔纳森对于工作获得突破的喜悦,和对未知的情绪的疑惑。
  “为什么我会这么想见dio呢?”“为什么我想待在他身边?”“为什么...”
  “どしで?”
  这些语句呈现在dio眼前的时候,他有些惊讶,又渐渐地笑了起来。






 

  而在那场海上的战争中,乔纳森抱着他残余的身体时,男人的目光温柔而包容,唇角带着弧度,就那么看着他,抱着他。这个目光使他恐惧。他想逃,只要脱离这个怀抱就好,皮肤被烈火炙烤也无所谓,逃!
  而乔纳森并没有如dio所想的那样,他原以为乔纳森会紧紧抱着他直到火焰将自己燃烧殆尽。可乔纳森的手早早地落下,没了呼吸。
  “JOJO?”dio小心地试探,然后一抬头就发现男人的嘴角,还有温柔的弧度。
  那一刻,dio突然失了方寸,他从脖子伸出的触手开始在火焰里寻找着什么。半晌,他把烧焦的触手收回来,把自己和乔纳森的遗体转移到触手带回来的那个棺材里,关上了棺材。







好冷...
好冷...
可是...吸血鬼怎么会冷呢...?
那么...这冷...究竟是什么?








  棺材里的dio一直都很虚弱,乔纳森的身体似乎没能和他很好地融合。一百年间,他的视线渐渐模糊,失去色彩,然后,失明。他知道这是什么原因,暗无天日的海底是不需要眼睛的,这部分能量,用来融合身体。可能还有心理原因吧,他不想看到,“那个东西”。 乔纳森的头被他割了下来,现在只剩下了头骨。他需要血来恢复和融合身体,可不知是什么心理作祟,他没有去动那个头。那个一心一意给予他温柔的人的头。









  棺材突然一震,似乎是碰到了什么东西。接着,dio感觉到自己正在缓缓上升。是有人发现了这个棺材吗?
  血,他需要血,大量的血。
  棺材被打开,发出“咯吱”的声响。dio的眼前没有光亮,黑暗还是笼罩着他。
  “啊啊——!”打开棺材的男人发出了尖叫。这棺材里的生物皮肤苍白,不似活物,但他在动,他扒着棺材的边缘打算爬出来。他的眼睛已经睁开,但是失去了神采,死气沉沉。慌乱之中有谁拿起了备用的鱼叉,刺入了这个虚弱生物的胸膛。
  “呃!”dio不禁闷哼出声——熟悉的疼痛。
  不...我不能允许...你们...这么对待我dio!
  他缓慢的动作让人们看出了他的虚弱,接着,小心翼翼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然后,棺材重新被盖上。木材碰撞的声音格外响亮。  dio隔着棺材,听到人们的议论。“SPW财团么...”dio想着那个模模糊糊听到的名词。












  一阵颠簸后,棺材又重新被打开。
  “什么生物?”
  “未确认,人形,无生命体征。”
  “灵体?”
  “不是,有实体。”
  “去查查资料吧。”
  接着就没了声响。
  我...被运到了研究室?糟了,这里可不是个好地方...身体还没恢复,逃不了...
  dio被运到了一个密闭观察室,作为研究对象。
   dio不停地被“杀死”,然后复生,如此循环。
   吸血鬼恢复身体所必须的血,却一滴都没有给他。
   害怕他在吸了血之后,他们驾驭不住。










  SPW财团老总的友人曾来参观过,然而在隔着层层玻璃见到dio的那一刻,友人的声音就哽咽在喉,然后随着愤怒而爆发:“dio!就是这个抢了我祖父身体的混蛋!”他似乎想要闯进观察室,马上就被人制止了。在一通劝说后,友人才愤愤离开。
  自那之后,这位友人还时不时地会来到观察室,还会带来一个少年。少年安静地看着dio,dio也一直能感知到少年的存在。dio以为他似乎就会死在这里,直到——
  “留他一条命吧。”
  “反正他现在也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了对吧。”少年说这话时,只是盯着密室里那个满身是血的躯体。
  那个友人似乎是答应了。











  少年长大成人后,dio的身体已经因为长期的实验而变得千疮百孔,虚弱不堪,他快渐渐感知不到少年的存在了。
  这时,dio感到有人小心翼翼地抱起了他的躯体,似乎将他放在了一辆车上,不知开往何方。dio不知道,这是少年与他的祖父争吵了上百次才得到的许可。
  少年保护dio的许可。










  少年将dio安置在一个干净的出租屋里。毕竟不可能再因为要把他安置在家里,而再去跟祖父吵上几回。这里他不常来,但该有的东西都还是有的。
  在清洗掉身上的血迹后,dio感到有什么东西被少年放在他嘴边,他本能地警惕起来。
  少年看出他的警惕,无奈道:“是血袋啊,赶紧喝了吧,吸血鬼要吸血才能恢复伤势的对吧。”话音刚落,血袋里的血就不见了踪影。
  “......”
  “......”











  “眼睛...看不见么?”少年问道。
  dio点点头,又摇摇头。他的眼睛确实看不见,但不是他不能看,是他不想看。他不知道恢复视力的契机,只知道失明的原因。
  “...还不能说话么?”dio沉默。他的声带已经恢复完全,可是身体太过于虚弱,还是少说话的好。





  少年就这样照顾着dio,dio也乐享其成。这里每天都有新鲜血液,要是逃出去,这虚弱的身体也不可能找到血液吧。时间一天天过去,dio越来越依赖这个少年。他甚至有了想把少年一直捆在他身边的想法。
  危险又坚定的想法。
  他也能感受到少年在长大,越来越壮硕,高大的个头足以与百年前的他相比。
  百年前的他...?!
  dio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头和身体的融合只差最后一口血液。少年给的血,是乔斯达家的血?他喝了这么久都没有意识到,真是越来越迟钝了。


  少年在这时扔给dio一袋血,dio问道“你血袋里的血...哪来的?”
  “哦,那个啊,是我的血啊。”
 



  dio试图将目光转向少年,可他什么也看不见。
  “先把血喝了吧”少年的声音传来。



  眼前突然出现了光亮,它在扩大。画面逐渐清晰。
  dio抬头,一张刚毅的脸出现在他面前。少年原本紧皱的眉头现在已经松开,虽然脸上没有笑容,但有一股温柔从少年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眼前的面容熟悉却陌生,dio控制不住地发出两个音节。

“ジョヅョ?”

评论(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