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雨烟

灵感型写手,有灵感就爆更,没灵感可能半年都不更。喜欢画画但画的不好。

【JDJ】The one that I have to be

*虐注意

*JDJ,dio单箭头,dio视角

*到后面虐的部分配个BGM,《这样爱了》,你会发现神符合。

*dio到JOJO家的时间提早几年,一开始没有闹事,还有些杂七杂八的私设,但不会有太大的改动。

*ooc预警











     在乔斯达家的大宅里。

     蓝发的孩童在走廊奔跑,脚步声在空荡的房子里回荡,嬉闹传到了大宅主人的耳朵里,他坐在书房里揉了揉太阳穴,起身开门,将快速跑过的孩童拦下训斥“JOJO!打扰他人的工作可不是一个绅士该做的!”“哦...”童颜上立刻出现了落寞的神情。

     当乔纳森回到房间时,同房间的金发的孩童把头从书中抬起,笑看着丧气到不能透过一头蓝发看到脸的小小身影“又被骂了?早说过了吧,不要在叔...爸爸在的时候到处乱跑。”

      乔纳森把自己的身体扔在床上,沉寂了一会儿,突然起身,向金发孩童提问:“dio,你说是不是变成世界第一,就做什么事都不会被骂啊?”

     “呃...”乔纳森突如其来的问题让dio陷入沉思“应该...是吧...”

     “绝对是的!”乔纳森显得很兴奋。

     dio笑笑:“那我一定要比你先当世界第一。”



     之后,两人都生了一场大病。

     高烧中的神志不清,

     让dio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东西。

     很重要的东西。




     随着年龄的增长,dio与乔纳森的关系的越来越近。他时常会从背后,把自己的手放在正在研究古物的乔纳森的肩上,毫无防备的乔纳森常常会吓一跳,接着无奈地把dio的手轻轻地从肩上拿下,说:“别闹。”

     这时dio的嘴角就勾出满意的弧度,恶趣味地把手放在乔纳森的头发上,把蓝色的发丝揉得一团糟。







     成年后的某天他无意中发现乔纳森房间里放的一个石制面具,散发着凄凉的寒意。

     在那之后,dio多次试图说服那个正直的少年。他想和乔纳森一起戴上面具,长生不老,强大。

     “dio...虽然我还没有研究透彻,但并不是戴上了石鬼面就能登上世界巅峰的...再说,为什么你那么想要变成第一呢?”

     dio没有说出口。

     他早已忘记了缘由,只记得,要变强。

     结果拥有野心的少年还是戴上了面具,变成了吸血鬼。他想变强,执着地想变强,他依稀记得他要护着...

     护着...

     护着...

     ...谁呢?

     接着,不该发生的发生了,该发生的也发生了。乔纳森本着绅士的原则,大义灭亲。结果就是dio失去了他的身体。

     dio未曾想过要取乔纳森的性命,即使乔纳森拥有最合适的身体。他只想把乔纳森捆在自己身边,永远。他会给乔纳森戴上石鬼面,用自己的血来献祭,来庆祝乔纳森的永生。

     这样,乔纳森再也无法离开他。




     直到他手下的尸生人失去了控制。

     当dio赶到船上时,那个尸生人抬起了乔纳森的遗体,言语中有掩饰不住的兴奋:“dio大人!我帮您找到合适的肉体了!”遗体上没有明显的伤痕,那副表情好似安然入睡一般安详。头上鲜艳的红色刺痛了dio的眼睛。

     下一刻,那个尸生人就马上干瘪了下去,被一只鼓出青筋的手撕裂,粉碎。dio近乎疯狂地摇晃着乔纳森还留有余温的身体,嘶喊着。

     “JOJO!”

     

     不...你不能死...我不准...

     ...

     ...

     ...

     别走...

     我追不上...

     是不是换上我的头...你的身体就能永存?

     那么...请让我,来代替你活着吧...

     我会带着你的身体,成为帝王...



     dio没想到,他一向认为头脑简单的乔纳森也聪明了一回。乔纳森在与尸生人进行生死搏杀时,在船上动了点手脚。船在十分钟之后就会爆炸,尸生人也难逃一死。但乔纳森没想到,dio会赶到船上来阻止尸生人来夺取自己的生命。

     吸血鬼的敏锐直觉让dio感到了危险,接着——动力室的方向发出了巨响,滚滚浓烟从海上生起,滚烫的热浪点着了四周的木板。熊熊火焰引出了dio的慌乱,他抱着乔纳森的遗体,躺进了仓库里的一个金属棺材。

     脖颈相交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乔纳森给与他的体温。

     JOJO...你一定要再次醒来...

     不然在漫长的岁月中...总有一天...我会把你给予我的体温都给忘掉...






     百年后

     离开了棺材已经两年了,乔纳森的身体正在和他逐渐融合。

     “不行...还不够...还差一点...”不知来由的急切让dio前所未有地焦躁。

     “dio大人,何必急切,您是绝对的帝王!无人可以超越!您是天生的王者!”恩雅婆婆堆起微笑的脸上满是皱纹,右边的左手激动地比划着什么,“只要再有几年,您就能称霸世界!成为世界第一!无论是什么猫猫狗狗,都将臣服在您的脚下!”

     “世界第一...么”dio喃喃自语。

     好熟悉...

     世界第一...

     想不起来...

 


 

     第一次见到波因哥的那天,dio仍旧带着标志性的笑容。

     “这位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当时还处在童言无忌的年龄的波因哥躲在欧因哥背后,用小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问道,“你的心,在哭哦。”得益于吸血鬼的敏锐感官,dio听见了。

     把植入肉芽的两人带回来,交给艾斯管理后,dio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不合时宜地,他想起某个下午。蓝发少年倚靠在树荫下,手上拿着一本书,就这么睡着了。dio大步走到树干旁,看着乔纳森微微颤动的睫毛。随即,他也坐下了。肩膀与肩膀的碰触让dio感到安心。

     此时他脸上的表情再也绷不住。如海浪般的回忆在冲刷着如今这副躯体,痛苦快要将他淹没。他像是被人强行拉上岸的蓝鲸,须有强大外表,实则痛苦而脆弱。当有人扒下那一层外皮,他的痛楚就无所遁形。

     

     只要成为世界第一,是不是就无所不能?

     是不是就可以再见到你?

     身体我还给你...

     现在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只想再见你一面...

     JOJO...






     不久之后,dio就发现,世界他可以停止时间。那一刻他看着高大的替身,声音有些颤抖。

     “世界啊...你来得太迟了...如果早一点...再早一点...”

     我就可以救下那个人。

     可惜没如果。

     曾听谁说过,替身的能力跟本体的心愿有一定关联。这种关联对替身能力的影响取决于本体对心愿的渴望程度。越想要实现,替身的能力就越接近心愿。

     dio确实想停止时间。

     停在两人还未决裂的青春。

     停在相依在树下的晌午。

     ...停在那个尸生人还未去刺杀乔纳森的那个晚上...






     而当恩雅婆婆跟dio报告,说承太郎一行人已经出发前往埃及时,dio有些发愣。

     JOJO...你这家伙...我忘了...你还有艾丽娜啊...后代什么的...

     他意识到,自从乔纳森走了之后,自己一直停留在原地。



     dio从未称呼乔瑟夫或是承太郎为JOJO。

     他心中的JOJO只有一个。

     那个人,dio千方百计地想他重现于世。

     所以他必须成为帝王

     才能无所不能。

     如此荒谬的说法,dio却深信不疑。












     在被承太郎击倒在地的那一刻,dio只有一个想法。

     “JOJO...我没能保护好...你给的身体...”

     在渐渐模糊的视线中,越来越清晰的只有将自己击倒之人的身影。dio忽地瞳孔放大,讶异出声:“JOJO...?”

     漂浮在承太郎身后的,是乔纳森的身影。他在看着dio,没有怨恨,没有埋怨,仅仅是看着dio,嘴角带笑。

     dio也笑了。他想起来了,那句儿时的戏言。


     JOJO...你什么时候也会骗人了呢...你看...我没有成为帝王,也还是再见了你一面...

     JOJO...

     如果有来世的话...

     求求你

     请让我们再次相遇

     请让我护你平安







     我曾经绝望地看着你在谈论艾丽娜时的眉飞色舞

     如果有来世...

     你可以爱我吗?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