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雨烟

灵感型写手,有灵感就爆更,没灵感可能半年都不更。喜欢画画但画的不好。

【無駄亲子】浮生若梦

*设定是第五部完结的时间线

*单纯地只是写给自己爽而已

*特别喜欢用暗喻

*标题和内容没有太大关系

*ooc属于我

*本人三党,在考完之前都不会更新了,所以这是在6月前的最后一次更新

     乔鲁诺从未见过他的亲生父亲。

     对他而言,生父更像是仅仅活在那张发黄照片上的人物,未曾相识,从未了解。儿时的他对那个金发的男人抱有难以磨灭的希望,蜷缩在被子里对继父的毒打感到担心受怕之时,这张照片就是他唯一的精神支柱。

     母亲是个聪明的人,知道怎样用三言两语就让初流乃乖乖待在家里,不给自己添麻烦。她贪恋外面的纸醉金迷,视这个孩子为累赘,也未曾给予过乔鲁诺母爱。

     乔鲁诺曾问过母亲,生父是个怎样的人,他现在在哪里,母亲只是冷冷答到:“他死了”,勾起初流乃的头发:“你连他的金发都没有继承。”母亲又顿了顿,甩给他一张照片。

     年幼的乔鲁诺小心翼翼地收起照片,保存至今。

     你是我的信仰

     尽管你从未给我力量

     太阳给予大地的光亮仅剩一点余晖。

     小小的身影身处一栋破旧房屋中,眼前的男人遮住了光,使他的脸变得模糊不清。男人似要离去,那孩子有种预感——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这个男人,他下意识地开口叫住他,却发现自己没能发出声音来阻止男人的远离。身后有什么力量在拉扯着他,动弹不得。出乎他意料的是,男人好似听到了一般,微微侧头,嘴唇微动,微翘的嘴角却不带平日的张狂,金色的头发随着晚风飘扬。太阳已经落山,漆黑的天空笼罩着这栋房子,仿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引出人内心最深处的恐惧。那孩子终于哭喊出声:

     “padre!”

      乔鲁诺从床上坐起,他的声音还在房间内回响。

      “是...梦吗...”梦境过于真实,乔鲁诺还心有余悸。他已许久没有做过梦,黑手党老板的职务让他有些喘不过气,一天又一天枯燥的日子却并没有让他感到乏味。

      自降生以来,这个梦他已梦到五次,无论哪次,都带着令人窒息的心脏绞痛,宛如身处昏暗的海底,找不到方向,看不到光。

     乔鲁诺看了看床头的闹钟,叹了口气,起身洗漱。

    令他头疼的是,自从他成功取代迪亚波罗成为“热情”的领头人之后,试图用同样方法来谋权篡位的人也越来越多。有时他甚至需要花上半天时间去应付那些反叛者而不是处理“热情”内的事务。

     最近情况有所减缓,反叛者一周之内只会被乔鲁诺碰见几次。米斯达他们偶尔会发现几个记录在案的反叛者的遗体,但令人感到疑惑的是,他们的身体上都多了几个小小的洞,有时是两个,有时是五个。

     真是灵异事件一般的状况呢,他想。

     乔鲁诺拍了拍脸,带着热情,前往“热情”。

     “最近的反叛者变少了呢。”

     “诶,你不知道么?其实啊...”



     乔鲁诺又做梦了。

     还是一个夜色浓郁的晚上。

     空气中的血腥味刺激着他的鼻腔,隐隐约约的肌肉撕裂的声音在黑暗里回荡。他看到高大的金发男人的背影,蔓延至手肘的血迹,滴下的鲜血与地面碰撞,有“滴答滴答”的声响。脚下踩着血肉模糊的尸体,传来骨骼破碎的声音。血迹向自己延伸,乔鲁诺下意识往脚下看去——

     自己正站在血泊之中,浓稠的血浆似乎在沸腾,流动着,“咕嘟咕嘟”地冒泡。

     男人似乎发现了他,一甩手就将血迹甩得干干净净,把自身与身后的血流成河分离开来,走向乔鲁诺。

     男人将乔鲁诺抱在怀里,抚上他后脑的金发,在乔鲁诺的耳边说着什么。乔鲁诺听得不真切,却感知到了言语中的温柔。

     梦醒时分。

     乔鲁诺扶额,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件事交给米斯达吧。”

     “额...那个...BOSS...”

     “啊...抱歉,我忘了。”

     “BOSS要是真的想米斯达干部的话...”

     “不...没事...”


     越来越多的事情接踵而至,乔鲁诺终于感到了疲惫。

     他终于累了。

     低劣的睡眠质量和越来越繁重的工作就要将他压垮,如果他能好好睡一觉,情况或许会好很多。可那些梦几乎成为了他每天的必修课。

     无法遗忘

     不愿回想。

     乔鲁诺难得地在阳光正好的晌午昏睡过去。

     他看到了,一场大雨。

     并非江南阴天淅淅沥沥的蒙蒙细雨,而是在不见光亮的夜晚,巨大的雨滴把地面碰撞得呻吟出声的倾盆大雨。

     他就站在街道中央。

     密密麻麻的雨珠拍打在他的身上,街道上的水面也渐渐上涨。当麻木的身体终于感知到它的存在时,水面就快要没过膝盖。乔鲁诺有些迟钝地低下头,终于察觉淹及膝盖的不是水,而是暗红的血液。

     再次惊醒。

     这次乔鲁诺没有喊出声,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钢笔的落地声格外响亮。乔鲁诺迷迷糊糊地望向窗外,夕阳照射在办公桌上,光线中有微粒飘动。

     乔鲁诺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眼眸低垂。

     夕阳很美,却映照出了一个人的孤独。

     阴影打在桌面上,窗外是一个人影。他披着大衣,隐了身形。间隙间冒出了金色的发丝,在背后的夕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那个身影打破了窗户,玻璃破碎的声音刺入耳膜。那人站在窗沿,对乔鲁诺伸出手,低沉的声音直入心扉:

     “走吧,我们回家。”

     乔鲁诺抬眼,眉眼柔和。

     “好。”

     信任他人是一件再危险不过的事,

     但如果是你的话,

     有何不可。

     “我们回家。”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