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雨烟

灵感型写手,有灵感就爆更,没灵感可能半年都不更。喜欢画画但画的不好。

【JDJ】轮回救赎

*标题剧透了一切系列

*血腥描写

*可能会有些晦涩难懂,不懂的人多的话可能会在评论里说明一下

*其实每篇文我都起码要码一个月,有灵感了就写两段,慢慢攒233

这文是攒的最长的

*OOC属于我











     乔纳森又一次目睹了死亡,只属于这个人的死亡。

     尸体上纵横交错的血痕正在渐渐干涸、变黑。脸上的表情扭曲着憎恨。又渐渐消失不见,重叠。在乔纳森眼中,尸体的表情变得模糊不清。残破的躯体就静静地躺在那里,手中拿着那个诡异的面具。

     上一次也是这样,乔纳森记得每一个地点,每一分用鲜血染红的记忆。乔家大院的客厅,dio的卧室,还有那条他去了无数次的街。

     他看到的情景中总会有一个金发的尸体,或是鲜血横流,或是蔓延的血迹上有几块碎裂的内脏。

     猩红的记忆在冲刷他身上仅有的力气,乔纳森背靠着墙,身体支撑不住地下滑。



(1)

     乔纳森热爱一切美好的事物。

     朝晨的鸟鸣,初春的色彩,晚秋的缤纷,别人唱腻了的东西他都愿意去赞颂。哦,对了,还有艾琳娜。

     起初他并不知道那个从马车上飞跃下来的少年会毁掉他所热爱的一切。他看着那少年的身影,和抬起头后终于清晰的脸庞,只觉得:好漂亮。

     不,男孩不应当用漂亮这个词来形容,但他忍不住这么想。

     他向少年伸出手『君は、ディオ・ブランドだね』

     你就是迪奥·布兰度吧?


     少年也对他报以微笑『そう言う君は、ジョナサン・ジョスタ』

     这么说你就是乔纳森·乔斯达

     这就是一切的起源,一切的初始

     亦是终结。



(一)

   ①

     十六岁的乔纳森对他的义兄弟感到疑惑。

     Dio越来越擅长应付人际交往,笑容得体,言语得当。

     其绅士态度让名媛们倾心,让男士们满意。

     在舞会上苏茜甚至声称他闻到了Dio身上好闻的体香,缥缈虚无,勾走了她的魂魄。

     但实际上Dio只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隆重些而喷了些香水。

     但他也乐意女士们一厢情愿地这么想。

     一切看上去都没有问题。


     但是不对。

     他不应当是这样的

     他应当展现他的獠牙,显露他的野心,狂妄着,与自己针锋相对。

     人们惧怕他,远离他,生怕自己的性命被这个疯子卷走。

     而不是这样

     伪装完美,微笑示人

     和睦相处,谈笑言悦



     乔纳森害怕重蹈覆辙。


   ②

     二十岁的乔纳森感到惶恐。

     他知道日期将近,却无可奈何。

     树荫下的金发青年在与人攀谈,晚秋的凉风将金丝带起,黄昏的光线打在上面。青年感受到了凉意,微微缩了缩脖子。

     乔纳森顺风听到了对方关怀的话语。


     眼前的是一个鲜活、健康的他。


     乔纳森已经开始感到害怕。







     这一次,是他

     还是我?


   ③

     瞧啊,你拯救不了任何人。

     一具无头尸在乔纳森面前,血浆与脑浆混合成的的粘稠液体在地板上蔓延。其中混着灰白的骨渣和被碾压过的大脑碎块。血腥味弥漫在空中,刺激着乔纳森的鼻腔。

     围住这场景的人们已经有人捂着嘴离开了,忍不住的人死命不让自己把今天的晚饭倒流回食管,眼眶之中已有忍耐的泪水。

     乔纳森却仅仅只是呆住,看着。

     就在这令人作呕的景象中,那被血染红的细碎金发格外显眼。


(二)

   ①

     十三岁的乔纳森是个真诚到任谁都不忍欺瞒的傻子。

     但Dio只认同后半句,“乔纳森是个傻子”。

     他如此轻易就夺得了乔纳森的信任,让这个傻子相信自己之前就是个在贫民窟受苦的“软弱”孩子。

     只是对方伸出的手,脸上的笑容,以及暗藏的怜悯,都让他觉得恶心过头了。

     有谁需要一个傻子的怜悯?

     Dio暗暗咬着牙,这么想着。



     乔纳森只是看着Dio,大脑幻化出的一闪而过的鲜红让他眼中的怜悯更甚。


   ②

     十七岁的乔纳森是个正直、善良的绅士

     这位绅士专注于学业——更准确的说,是考古学。

     整日整日地泡在图书馆和研究室,探究着亚瑟王和他的石中剑;凯尔特和日耳曼的关系;魔蝎大帝和他的大军;东方大陆的佛陀和神龙。

     每次深夜,浅眠的Dio都能听到来自乔纳森房间的脚步声和关门声。

     Dio对此嗤之以鼻,考古学这种不来钱的玩意儿也就乔纳森这个一根筋的家伙会感兴趣。

     法律学可以给他带来巨大的财富。

     想到这里,Dio开始有些控制不住地嘴角上扬。


   ③

     二十岁的乔纳森,呃嗯,他现在的样子很好看。

     七年来Dio第一次这么觉得。

     四周响起的丧歌,缄默在黑色悲情中的人群,高声念诵悼词的牧师,和故作悲伤的自己。

     乔纳森的遗照在牧师身前端着,身后的棺材打开着。

     乔纳森看上去很安详,像他只是在沉睡,只不过这次是永远。

     人们围过来安慰他,他撇了乔纳森一眼,又低下头,盖住已经溢出的喜悦。


(三)

   ①

     十四岁的乔纳森拥有了一只狗。

     他给它取名叫丹尼,很亲昵的称呼。

     可惜的是Dio似乎并不喜欢它,总是离得远远的,不愿同它呼吸一个区域的空气一般,脸上的厌恶与轻蔑也不曾掩饰。

     直到乔纳森再也没见到过丹尼。

     乔纳森隐约猜到了,但他只是悲伤,也只能悲伤。

     他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无论于它,还是于他。


   ②

     十八岁的乔纳森找到了一个奇怪的面具。

      用石头制作而成,额头处有一个螺旋。古书上描述它会伸出骨针,可乔纳森始终没找到机关。

     他日日夜夜对着这个面具研究,近乎到了一种痴迷的程度。即使Dio笑称他为“考古疯子”,他还是对那副古怪的、诡异的面具抱有巨大的好奇心。




      直到它有一天消失不见。

      乔纳森对此惋惜不已,Dio在一旁“哼”地从鼻子里出声。


   ③

     瞧啊,你拯救不了任何人。

     等乔纳森赶到时,现场只剩下了一具干尸。

     皮肤枯槁、灰暗,血液都被抽干,眼珠像是要蹦出来突出,旁人只需一眼就能看清他脸上的骨骼。

     这是一具已经干枯的躯体

     出现在食尸鬼街

     空气里弥漫着死亡的味道

     只有头上的金发还因太阳而熠熠生辉。



(四)

   ①

     God.

     (上帝)

     If you heard my invocation

     (如果你听到了我的祈祷)

     Please vouchsafe me  the Ring of thorns

     (请予我荆棘之环)

     Please vouchsafe him the Fallen wings

     (请予他堕落之翼)

     To make us reborn.

     (使二人重获新生)



   ②

     十五岁的乔纳森很疲惫

     他什么都不想管

     想顺其自然

     却又放心不下

     有一片鲜红在他眼前一闪而过,他知道没有多少次了。


     十九岁的乔纳森很劳累

     他放在研究室的面具不见了

     他不禁又担心起来

     满眼所见尽是鲜血,冲击着乔纳森的大脑,天旋地转。数十秒后方得脱身。

     他被迫明白,这是最后了。



   ③

     二十岁的乔纳森很开心。

     周围的熊熊大火炙烤着他的皮肤,火光闪痛了他的眼睛。怀中的物什仍在喋喋不休。

     就在这样必死无疑的窘境中,乔纳森放松下来了,开始自顾自地细语:

     『迪奥,你说的对,我们也许二人即为一人也说不定...』

     『现在,我们二人的命运将合为一体,然后随着轮船的爆炸而消失』

     他累了,他见了无数个结局,却没有一个结局圆满。流淌的鲜血已经污染了他的视线与大脑,折磨着他。

     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最好的结局。


     『それでいいんだ』

     这样就好了

     这样就足够了。



   ④

     一百二十岁的Dio喜欢回忆过去。

     轻抚着后颈的那个胎记,他总能想起很多。

     从相遇

     七年的虚伪友情

     破裂

     对决

     再到那次轮船爆炸




     无论重复了多少次





     割下乔纳森的头时,他感到了乔纳森微弱的,残存的情绪。

     他知道这次是真的永别

     『バイバイも永遠に会えないね』

     再见







     再也不见。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