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雨烟

灵感型写手,有灵感就爆更,没灵感可能半年都不更。喜欢画画但画的不好。

【JD】【ABO】掷地有声

*本来这个脑洞是给手书的,手书卡住了就用来写文了,而且与手书相比改动巨大(虽然还没做出来)

*荒木没有给一部dio的身高体重,不过他确实比大乔矮那么一点点,体检数据我就瞎编了(x

*虽然是ABO但私设也相当多

  Omega被暂时标记/永久标记后别的Alpha是闻不到气味的,但发情期的症状还在

  暂时标记不就是咬破腺体注入信息素嘛,我觉得针管的效果也差不多啊!

  我流ABO发情Omega要比Alpha清醒得多,Omega勉强能动,Alpha失去意识全靠本能动作

*文里没有一个明白人,双箭头(虽然大乔部分基本没有),但dio不自知,大乔状况外,艾琳娜和0.5乔看戏(?)

*认为这是我所有文里ooc最严重的,大乔和dio都是()









     落地无声,掷地有声。

     Dio手中攒着的纸被他捏得有些变形。

     “Dio,你收到报告单了吗?”身后声音响起。有人试探性地抽了抽Dio手中的纸,见他没反应,又小心翼翼地整张抽出。

     原本看上去有些迟钝的Dio像被触及了逆鳞般,一把将对方手中的纸拍下。纸张被撕裂的声音违和地响起。

     碎片飘落在地面上,始作俑者望着尴尬的空气缄默不语。

     空气凝固了几秒钟,Dio挠了挠头,长叹一口气,作无奈状:“我的错,我去叫他们再送一份过来。”Dio看上去很淡定,以至于诡异。让对方怀疑那一秒所见的慌乱是否是错觉,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JOJO,你的这一份还是完好的,先拿去吧。”乔纳森闻言,接过纸,转身回到房间。期间还回头看了看他的义兄弟是否真的没有问题,才将门关上。

     隔出两个世界。

     实际上对于Dio来说并没有再要一份的必要,报告单上的内容他记得很清楚:

     “Jonathan·jostar   身高:195cm     体重:105kg    身体状况良好    已分化,性别:男性Alpha. ”

     “Dio·brando   身高:190cm    体重...”

     “已分化,性别:”

     “男性Omega.”

     好,很好,就好像说乔斯达爵士会把家产留给一个Omega一样可笑。怎么可能!再不济也要是个Beta。

     他需要在报告单上动手脚,还要一直瞒着他们。

     太棒了,就跟那些伪贵族嘴里说的公平一样恶心到令人作呕。

      冷笑,长叹。

     抑制剂,Dio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这个。但是这并不保险,抑制剂的副作用会导致发情期不稳定,他担不起这个风险。

     他需要一个替他解决这件事的Alpha,但这个Alpha绝不是乔纳森。

















     Dio望着针管中的无色液体出神。那是一管Alpha的信息素。发情期到来时,他只需要注射一点这个,就能被暂时标记。至少在一年以内,他都不用担心信息素会逸散在别人鼻子里的问题。

     真扯,他还在黑市里,刚拿到它的时候就这么想,但却是真的。他询问那个贼眉鼠眼的商人这管信息素的所有者是谁时,商人只是挂着诡异的笑容,脸上的肌肉被牵拉得微微扭曲,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看来是已经埋在黄土之下了。

     他将自己锁在这个房间里。

     等待着。



     在几分钟内升高的体温让他感到燥热,但他此刻清醒无比,他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要做什么。

     但他却迟迟没有下手,手里握着的针剂冰冷得有些刺痛。

     好热。

     不,只是自己体温太高了而已。

     他这么想着,将针头刺入腺体。

     自己一直是孤身一人

     『誰もだ助けてくれません*』

     这件事他从贫民窟那时就应该懂得了才对。









*意为“谁都不会来拯救我”








     乔斯达家的那位养子有为人称道的优秀。

     “法律系第一”这几个字眼就使他远超那位货真价实的儿子,但奇怪的是作为Alpha的他,体质却出乎意料的弱,隔三差五就要请病假,据说都是发烧。

     “Dio,你好些了吗?”乔纳森有些担心他的义兄弟。房间里并没有传来回应,只有细微的声响。

     “...我要出去一趟...”

     乔纳森又小声地说了什么,但Dio没听见。

     脚步声渐离,远远地传来厚重的关门声。

     Dio当然知道乔纳森要去干什么,早在几天前他就透过窗户看到乔纳森和艾琳娜并肩走在一起,两人脸上的笑容被阳光照耀着。

     有点刺眼。

     他没兴趣围观青梅竹马的叙旧,逐渐模糊的视线将窗外的景物糊成一团,是金色与蓝色的交融。只有他一个人闻得到的酒香充斥着整个房间。

     酒,多讽刺。

     还是那个人渣最迷的烈酒。

     有多少次他靠着窗上冰凉的大理石来降温呢,已经不记得了。他无法感叹自己的不幸,只能利用仅有的条件来夺取自己想要的东西。

     扭过头不去看窗外。如若和乔纳森那个缺根筋的家伙对上视线,定会得到一个歉意的微笑。若Dio未能及时移开视线,乔纳森就会对他的青梅竹马说声抱歉然后回来照顾自己。

     乔纳森可不欠他什么,他只要那一份家产。

     .......

     艾琳娜...是挺好看的,典型的淑女,性格好得让他觉得恶心。但JOJO估计乐在其中,聊天时提到艾琳娜时,脸上的慌乱和耳朵上的微红他可看的清清楚楚。性别...好像是Beta?好嘛,完全符合乔斯达爵士的要求。Beta不会有Omega那样的发情期招蜂引蝶,也不会是不是失去自理能力还要人照看,Beta真他妈好。

     在热潮中Dio诽腹这和自己处境毫无关联的事情,无神地盯着天花板。




     中途折返的乔纳森一进门就嗅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Dio又喝酒了?但他不是还在生病吗,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但当他踏上第二楼的阶梯时他就感到了不对劲。

     “...Omega?”


     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Dio的神智被拉回一半。有什么急事会找一个生病的人?但当一丝Alpha信息素从门缝里溜进他的鼻子里时,他就知道完蛋了。

     各种意义上。

     耳里听到的粗重呼吸他已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被锁在门外的乔纳森的,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俩现在的处境都很糟糕。

     ...

     破罐子破摔了吧。

     上一次打针剂是什么时候?已经过了一年了吗?还是说那个商人不想再食尸鬼街上混了,给我卖假药?

     Dio这么想着,转动了门把。

     意料之中的,乔纳森撞开了门。在那片刻之间,当Dio把目光放到乔纳森脸上时,微不可闻地笑了一声。

     野蛮,暴躁,毫无理智。他挂在嘴边的绅士品格早已被本能吞噬殆尽,活像个笑话。

     不,那只是同理智一齐被抛诸脑后了罢了。

     所以,我们活了二十多年的绅士先生,终究还是要在无意识下,做出他最为不齿的事。

     就跟他一样。

     不能指望一个失去理智的Alpha能有什么温柔的举动,所以当对方一边动作一边在他身上留下各种痕迹的时候他倒也没拦着。

     作为一名Omega,他在这时冷静得过分。他能听到空气在两人之间流动的声音,经过了灼热的体表带着同样的温度。乔纳森嘴里似乎在细碎地念叨着什么,但Dio没仔细去听。看到乔纳森身上蹭到的金色发丝他头一次觉得刺眼。

     果然还是好痛。他想。






     Alpha醒得比他早,他醒来时身边只留下了一个人形凹陷。脖子上有不适的触感,抹了一下,黏糊糊的,散发着植物的清香。

     “......”

     他摸索着起床,但并未试图走出房间。

     原先那堵只有蓝图的墙终于建成,而他和乔纳森都是建造者。

     他也是,乔纳森也是,都不想面对尴尬的空气。

     也许。

     “...”

     “...Dio?你醒了吗?”

     “我知道这无法弥补对你的伤害...但是...”

     “...对不起...”

     让我猜猜,这个傻子就要说出负责一类的蠢话。Dio诽腹。

     “我会负责的。”

     好极了。

     “我已经跟父亲说过了,他同意给你一半的家产...”

     门外的声音似乎被哽住了。

    相比之前,乔纳森的声音低了不少。 “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资格说这种话了,但是...”

     落地无声

     “我喜欢你。”轻不可闻

     乔纳森自己都觉得蚊子也可以盖过自己的声音。

     他似乎听到房间里的人轻笑了一下。

     掷地有声

评论(5)

热度(105)